格失人间

最近学习压力超大陷入长期潜水期_(:з)∠)_取关随意

渣文手。吃得杂,什么好吃吃什么。可以叫我莫呆~
沉迷MHA不能自拔中。主要吃成年组,少年少女们的粮好吃的也吃~
从卡卡西到相泽…大概是死鱼眼老师控吧_(:з)∠)_
会不定时产文…大概。

【火影全员向】完全使用忍术也不是不可以

*试图走小李忍传风格,恶搞有,崩坏有

*试图写成剧本失败

*ooc必须有

*故事接小李忍传凯卡两人试图让学生们知道忍术珍贵那集之后

*总之就是个拿来搞笑的文……

*出场人物:卡卡西,迈特凯,木叶十二小强包括佐助,静音&纲手


试图开新坑的时候翻到了去年写的卡卡西生贺,文笔暂且不说,剧情……个人感觉实在是太逗了😂现在看已经完全不记得当时是怎么想到的  希望能博大家一笑w

火影果然是逝去的青春啊~文章略长,字数1w3,可能需要注意一下阅读时间?

--------------------------------------

火影办公室。五代目火影千手纲手正在听取卡卡西和凯两人关于某项“秘密任务”的报告。

“啊……这样啊……原来如此。你和凯对那帮小鬼的教育失败了啊。”

“真是非常抱歉。”卡卡西尴尬地抓着头发,“正如刚才所说,发生了各种各样的情况……”

“嗯……确实有点麻烦呢。”纲手扶住下巴,作沉思状。“最近村子里的普通人对忍术滥用问题的抱怨越来越厉害了。尤其是木叶工程队,几乎要罢工抗议了啊。”

一回想起前几日工程队代表在火影室向自己大喊“请把存在的意义还给我们!”的情景,纲手的头就条件反射般地疼了起来。

“纲手大人不用担心!”一向热血过头的迈特凯冲到纲手桌前做了个奋进的姿势,“交给我!这次我一定让他们懂得忍术的珍贵!”

纲手嘴角抽搐,身体后仰躲避着凯过于浓烈的热情。要是交给你我才是木叶最大的傻瓜!

不,等等。纲手突然灵光一闪,随即露出一个狡黠的笑。

“多谢啊,凯。你那浓烈到腻人的热情让我想到一个好点子。”

“纲手大人已经有想法了?”卡卡西问道。

“哼哼哼~禁止若是不行,让他们腻味不就行了?”

“腻……味?”卡卡西和凯面面相觑。

“就用这个!”

纲手把一大叠纸拍上桌面,第一页赫然写着“木叶忍村特别瞭望塔施工图”。

“这个就交给你了,卡卡西。”纲手坏笑道,“要让小鬼们充分、充分地感受到忍术的恐怖哦。”

窗外突然乌云翻滚,电闪雷鸣。卡卡西从纲手手中接过施工图,在大致翻阅后,他忽然同情起小鬼们了。

“我明白了,魔王——不,纲手大人。”

============================我是正片开始的分割线===========================

于是,第二天。

“突然把我们聚集起来干什么啊,卡卡西老师他哟。”木叶村外围某处,鸣人把双手抱在脑后抱怨道。“而且还是在这种地方,究竟是想干什么啊。”

“是集训吧?大家都在这了。”丁次一边往嘴里丢薯片一边说。

“但是平时训练都在训练场啊,而且这次完全没接到集训的通知。”井野插嘴道,“宽额樱,你有从卡卡西老师还有纲手大人那里听说什么吗?”

“没有。”小樱摇了摇头,“我也只是昨天突然接到让我今天在这集合的通知而已。”

“这一定是青春的试炼!”小李的眼中燃烧着熊熊的斗志,“凯老师说了!近期会有一个训练让我们彻底燃烧青春!”

听了李的话,鹿丸皱起了眉头。

“宁次,那是真的吗?”

宁次露出了为难的表情。

“凯老师确实说了类似的话,但是说得相当含糊,没法确定说得是不是这次集合。”

“原来如此。很可疑啊……”鹿丸若有所思。

“难道你已经有头绪了吗,鹿丸?”鸣人问。

“稍微有一点。”鹿丸答道,“你们几个,看到那些高塔了吗?”

“高塔?”

顺着鹿丸的指向看去,众人看到了村子围墙周围每隔一段就立起的高塔。

“那个……是最近新建的瞭望塔吧?”雏田说。

“正是。”鹿丸肯定道。“按照已经建成的那些塔的规律,我们现在站的地方正是建造下一座瞭望塔的最佳位置。”

“诶?所以我们是被叫来造塔的吗?”鸣人用怕麻烦的口气说道。

“正是如此。”

“卡卡西老师!”

“凯老师!”

卡卡西和凯的突然降临,终结了众人的猜测。

“真的是叫我们来造塔?但是那不应该是工程队的工作吗?”小樱问道。

“就是就是!明明有工程队专门做这个的!把我们喊来绝对有别的目的!”井野附和道。

见小鬼们纷纷点头,卡卡西倒也不否认。

“嘛,既然你们这么说,”卡卡西看向身后的树林,“纲手大人?”

“嗯哼!”千手纲手带着静音从阴影中走了出来。

“师傅?!”

“纲手婆婆?!”

“纲手大人?!”

“五代目?!”

“啊够啦!叫一遍我就知道了!这么多称呼麻烦死了!”

愠怒的纲手随便一脚就把地踩裂,小鬼们瞬间闭嘴。

“那……别的目的是什么,纲手婆婆?”胆大的鸣人壮着胆弱弱的问。

“惩罚!”纲手抱着双臂威严地说道,“你们几个之前在帮工程队的时候滥用忍术,人家都抱怨到我这里来了!举着牌子让我还给他们‘存在的意义’!”

众人面面相觑。

“我们没做什么啊。”鸣人摊手道。

“还说没什么……”纲手的嘴角不住地跳。“鸣人!”

鸣人一哆嗦。“啊啥?”

“你之前用大玉螺旋丸去搅水泥了是吧!把水泥搅得满世界都是!还有佐井!你对水泥用了超兽伪画了吧!施工现场可是大混乱啊!”

“诶嘿嘿~”鸣人吐舌。

“但是那样水泥都去了该去的地方了啊,那样做不是更快吗?”佐井歪着头道。

小樱扭头就是两拳。“诶嘿嘿什么啊诶嘿嘿!还有佐井也是笨蛋!”

“然后是丁次!”

“嗯?”丁次往嘴里丢着薯片,一脸懵懂。

“你小子,之前用超倍化之术搬木材了吧!”

“嗯,是这样没错。”

“呀……只是搬木材没什么错吧……”井野道。

“但是,后来用那些木材做成超大篝火烤后山的巨型野猪是怎么回事啊!”

井野:“竟然拿建材去烧烤了么喂!”

“啊哈哈~”

“啊哈哈你个头啊啊哈哈!”

“而且鹿丸你也帮忙了吧!用影子束缚术!”

“只是用篝火的影子抓住被吸引来的野猪也算吗……真麻烦……”

“你们俩是鮟鱇鱼么喂!”

“然后是凯班。”纲手清了清嗓子,“嘛,本来你们比其他人多修行一年,而且有宁次这个上忍在我是很放心的。但是!”

“李!你用木叶大旋风卷起木材配合体术在五分钟内打好了施工队要三天才能打好的地基!宁次!你用八卦六十四掌钉钉子完成了施工队一周才能完成的所有衔接工作!施工队存在的意义完全没有了啊!”

宁次:“这也算?!”

天天扶额。“所以李和宁次才是施工队抱怨的原因么= =、说起来找忍者帮忙的不就是施工队么!要帮忙又要抱怨是想干什么啊!虽然鸣人和丁次的帮忙相当不靠谱的说!”

“是啊!”小樱插嘴道,“而且我们女生完全没参与到施工中的说,为什么我们也要挨罚啊!”

“我们第八班也是。”牙叉着腰不满道,“我们八班刚从外面出任务回来,为什么我们也要来啊!”

“这就是所谓的连带责任吧。”卡卡西接过话头,“你们是由羁绊连在一起的同伴不是?这种时刻就应该同甘共苦啊。”

“嗯,正如卡卡西所说。”纲手满意地点头,“就是这样,要在此建造的瞭望塔就由你们几个负责了。施工图我已经交给卡卡西,这次就由他监督你们完成工作,凯么——”看着迈特凯闪着星星的大眼睛,纲手一阵发毛。“凯作为助手辅助监督!(凯:太好了!)以上!”

纲手说完后离开了。看着一个个嘀嘀咕咕还一脸不情愿的小鬼们,卡卡西觉得有必要再跟他们强调一下任务内容。更何况,这次特别任务最关键的一点还没说呢。纲手大人也是坏心眼,最糟糕的部分让部下来做么?真是的啊。

“嘛,虽然大体的情况刚才纲手大人已经说明了,但我这里还要再重新说明一下。这次的任务是修建瞭望塔没错,但是最重要的一点是,各位在修建过程中必须完全使用忍术。”

众人:“完全使用忍术?”

“但是,卡卡西老师,刚刚师傅不是说忍术给施工造成了很大麻烦吗(里樱:虽然是因为这几个人太蠢了= =#),既然是惩罚的话,难道不应该是禁止我们用忍术?”小樱反问道。

“不,并不是这样。”

唰地一声,一张巨大的施工图在白板上展开。

“看看这个,这就是你们将要建造的瞭望塔设计图。这个构造普通人是绝对造不出来的。而且,这里,这里还有这里,”卡卡西用教鞭指了指图上几个空白的方框,“这是专门用来放置忍术武器的地方。也就是说,这个图并不完整,需要你们来完善。而最重要的一点——”

卡卡西啪地一下收起了教鞭。

“‘完全使用忍术’是纲手大人的命令。而如果造不出让纲手大人满意的塔,后果会是如何——你们是知道的吧?”

“噫——!!”

突然变成鬼故事画风的卡卡西让小鬼们不由地后退一步,卡卡西清了清嗓子。

“嘛,最后再强调一遍。”

“除了吃饭和内急,所有的事情必须完全、完全使用忍术,你们几个,记住了吗?”

鸣人:“‘完全’,说了两次呢。”

小樱:“说了两次。”

佐井:“说了两次又如何?”

丁次:“突然觉得胃疼……”

鹿丸:“嘁。感觉变麻烦了。”

“嘛,就是这样。”卡卡西说,“凯,就拜托你带他们开工了哟。”

“哟西!”凯一个旋转跳跃到了众人面前,“听好了!你们不要被纲手大人的‘惩罚’给骗了!这可是纲手大人特意为你们设计,能够燃烧青春,将你们的忍术实力提高到极致的绝佳修炼啊!快开始吧小鬼头们,燃烧!青春!”

不,虽然这个解释很漂亮,但实际上纲手大人才没那么好心呢。在树下坐下,掏出《亲热天堂》的卡卡西默默地在心里说。虽然多次使用忍术确实会让忍术实力提高,但是要想建成这个塔,小鬼们的查克拉量不再涨个三倍是绝对不够的。说起来这个塔如果真建成了,木叶村这个角落的防御力量就会过于强大,没有哪个敌人会傻到往这走的。也就是说,这个塔绝对不可能建成,只是个专门让小鬼们吃苦的花架子罢了。

嘛,就让小鬼们玩玩吧。塔能不能建成不重要,只要能让他们改掉滥用忍术的坏毛病就好了。

这样想着的卡卡西准备把监督的事情完全交给凯,自己一边看书一边悠闲地度过。但是——

“螺旋丸!超迷你版。”

“超兽伪画,小土拨鼠。”

“八卦六十四掌!一,二,三,四;二,二,三,四……”

“我也不能输给宁次!丢丢丢丢丢……”

“赤丸!一起上咯!狗刨刨刨——”

“给我等等!”凯大吼,“你们这是在干什么啊!这种磨磨蹭蹭的方式一点都不青春!”

“但是啊,不这么做的话,是绝对完不成纲手大人的任务的。”鹿丸抱着双臂说。

“哈?这怎么说?”

“看这个图。”挂着设计图的白板突然从天而降落在凯的面前。“看这里,这里还有这里。这个构造虽然靠忍术可以完成,但是按照我们现在的查克拉量,不再增长个三倍以上的话是绝对完不成的。所以——”

“所以?”

“这种情况下只有一个办法。”鹿丸露出一个狡黠的微笑,“纲手大人没有限定完成时间。我们只要拖延时间,让纲手大人厌倦了我们的速度,换别人来就行了。这样的话虽然会受到一些惩罚,但是绝对不会因为查克拉不足而被迫在这里挣扎。”

“最后厌倦的是纲手大人啊?!”凯抱住头失声大喊,“不不不,你们应该这样这样@#¥%@……”

暴露了么。这一切被卡卡西看在眼里。果然智商200很麻烦啊。没办法,这里就由我来吧。

“鹿丸的猜想或许没错。”卡卡西啪地合上书,缓缓走向众人。“但是啊,鹿丸,你忽略了一点。”

“嗯?”鹿丸挑眉。

“我在最后不是强调了么?要‘完全’使用忍术。”

鹿丸心里猛然一惊。糟糕!难道要从那个点反驳么!

“那个是‘完全’使用忍术吗?”卡卡西指了指鸣人手里的超小型螺旋丸,“那样的螺旋丸被发明者四代目看到,怕是要气活过来了吧。”

“还有那个,是‘完全’使用忍术吗?”卡卡西指了指小小的墨水土拨鼠,“那样的小家伙太可爱了根本不舍得让它去刨土吧。”

“然后是宁次。那个是八卦六十四掌?难道不是第六十四套广播体操吗?”

“还有李,你那只是普通地在丢石子吧?”

“接着是牙和赤丸。那个样子,和普通的狗狗有什么区别?忍犬,不,犬冢的尊严在哪?”

“还有那个——”

“嗯?”志乃的寄坏虫抱着一块石头飘在空中很开心的样子,在卡卡西看过去的瞬间,石头变成了粉末碎了一地。

“……这个就算了。总之!”卡卡西清了清嗓子,“刚刚点名的每一位都没有使用完全‘的’忍术,而违反了完全使用忍术的规定。”

“而在这种情况下呢,”雷属性的查克拉开始在卡卡西的手上噼啪作响,雷云也在瞬间聚集到了众人头上。

“噫——!!”

“雷遁·天罚!”

“咿呀——!!!”

七道闪电齐刷刷地落在了鸣人、佐井、宁次、小李、牙、赤丸还有鹿丸的头上,六人加一狗顿时变成了黑炭。

“明白了吗?”卡卡西的眼睛在乌云下闪着红光,“唯有‘完全’使用忍术是绝对不能违反的规定。”

吓得抱在一起的井野、小樱和雏田:“卡卡西老师……是恶鬼……”

吓得口吐白沫的凯:“是恶鬼……”

天天一扇子挥向凯:“凯老师被吓成这样是要闹那样啊!”

一边吃薯片一边泪流满面的丁次:“鹿丸……我会把薯片烧给你的……”

“总而言之,按照这个图纸建就可以了吧。”现场唯一淡定的志乃控制着虫子把图纸拿了过来,他挥了挥手指,图纸就从空中落下,掉在了变成黑炭的鹿丸面前。

“正是如此。”卡卡西抱着双臂郑重点头。“然后,为了防止某些人智商不够看不懂图纸,鹿丸,你来做指挥。”

“诶?”

卡卡西把眼睛完成好看的月牙。

“否则,奈良鹿丸试图轻视火影命令,消极怠工这一点,我就详详细细地写在任务报告第一条哟。”

鹿丸全身的汗毛瞬间全部立了起来。

“明……明白了。没想到会输在文字游戏上啊……我会好好带领这帮人的。”

“嗯,那么,我就在那边休息了。凯,你也要好好监督哟。”

“哦!交给我吧!”凯竖起了他的大拇指,笑容闪闪发亮。

呼~这样就可以了吧。卡卡西重新在树下坐下。他刚想掏出《亲热天堂》,却又想起了什么,从忍具袋里掏出了手机。一串数字摁下后——

“喂,佐助吗。”

“干什么啊,卡卡西。”

“你可要给我仔细看好了,这可是我给你争取来的难得的出场机会啊。”

“嘁,我知道了。”

电话挂断了。说明一下,刚刚和卡卡西老师通话的,正是此时此刻站在云端的木叶叛忍、鸣人君的挚友,宇智波佐助——诶给我等下!站在云端?!

“有什么意见吗。”开着写轮眼的佐助抱着双臂,面色不善。

旁白君:没有没有,意见什么的……不过佐助君怎么会在这里?

“当然是为了赚零花钱——不,你这个笨蛋,我很明显是负责操作这个‘雷遁·天罚’系统啊。”

旁白君:诶诶?!所以刚刚的落雷是佐助君?!

“当然了。卡卡西那家伙,怎么可能用这么大型的忍术啊。毁天灭地是我和鸣人那蠢货的风格。”

旁白君:……那个……所以佐助君是说你自己也是蠢货么……

“嗯?你刚刚说什么了吗?”

雷云里有雷电开始闪烁,旁白君立刻明智地选择了转移话题。

旁白君:不,什么都没有。让我们把视线重新转向鹿丸他们。啊,看起来在小樱的怪力和鸣人的螺旋丸的协助下,地基已经打好了——喂等一下啊!为什么地基是圆形的啊!设计图上明明是四方形的塔啊!

“但是啊,我的螺旋丸是(丸〇)圆形的啊。”鸣人为难地说,“这里能一下子打出这种深坑的只有我和小樱,要我弄一个方形的坑太难了啦。”

“是啊。”小樱理直气壮地说,“我的拳头是圆的。”

旁白君:……嗯……这个说明就有点那个了呢……那么,面对这种情况,鹿丸的对策是?

“嗯……虽然很麻烦,但是志乃,这边就用你的寄坏虫对地基形状进行修正——”

“没有那个必要!”

“凯老师?!”

“寄坏虫或许是不错,但是那种缓慢的方法实在不够青春。”

“不……不够青春……”因为主人受到打击,大片的寄坏虫从空中掉了下来。

“那么,凯老师的方法是?”李问道。

“非常简单!李哟,跟我来!木叶·碎岩踢!呀吼!”

随着凯的踢击,大片岩石落了下去,原本圆圆的坑出现了一个方形的棱角。

“原来如此!”深深崇拜着凯的小李握紧了拳头,“这也是修炼的一环!我来了,凯老师!呀哈!”

“嘿!呀!哟吼!”

……虽说那已经完全超出了监督的范围,但是有凯老师和小李这两个热血笨蛋在的话,说不定能更快地完成这个倒霉的任务。鹿丸在心里打着算盘。照这个速度地基很快就能打完,那么接下来就是建筑用的木材——

“啊啊啊!!凯老师!!小李!!”

是天天的尖叫。

“鹿丸!”这次是井野。

“怎,怎么了?”

“凯老师和小李掉下去了!天上突然又落雷了啊!”

“纳尼!?”

“亲自上阵算什么监督啊。”站在云端的佐助吃着小番茄如是说。

旁边君:但是李君是无辜的吧——不,我什么都没说。啊,丁次同学似乎已经用超倍化之术把凯老师和小李捞上来了,志乃同学也终于振作起来,用寄坏虫改造好地基形状了呢。

“啊啊,凯老师,因为很麻烦,所以接下来还是请您在旁边看着吧。”鹿丸用超嫌麻烦的语气说,“还有,剩下的大家,接下来都听我的指挥,赶紧把这个麻烦得要死的塔建好!”

“哦!”

嗯,看起来终于进入正轨了。卡卡西在书后默默点头。但是接下来能按照纲手大人的设想进行下去吗?还真是值得期待呢。就在这静静地看下去吧。

但是,卡卡西的安静时光并没有持续太久。

“超大·风遁·螺旋手里剑!”

“牙狼牙!”

“轰隆隆隆隆——”

一大片折断的树木伴着尘土就那么向卡卡西冲了过来。卡卡西一个瞬身之术逃出好远才躲了过去。望着始作俑者的两位,卡卡西头上滴下一滴汗。

“喂。鸣人,牙。你们俩这是想干什么,谋杀么?”

“啊,波及到卡卡西老师了吗?抱歉抱歉。”鸣人吐着舌头说道,“但是啊,鹿丸让我们弄木材来,老师又不让我们用斧头砍,所以只好用螺旋手里剑啦。”

嗯。螺旋手里剑确实是能够一瞬间毁掉一片森林的忍术,但是用的时候能不能注意一下准头啊?你的老师我可是差点被干掉啊?

旁白君:不,卡卡西老师。您不是那么柔弱的忍者吧?“写轮眼的卡卡西”、“拷贝忍者”这些威风的称呼被您丢到哪里去了?

“那些先不管,鸣人,”牙从被破坏的森林里走了出来,“这场比赛我们谁胜谁负还没分出来呢!”

“啊!说起来是呢。牙,你看好了,绝对是我的多!”

“这可说不准啊!我的牙狼牙可是很厉害的!丁次!”牙冲着变成巨人的丁次喊道,“快把我和鸣人砍下的树都聚起来,看我们谁的多!”

“好~你们等下~”

巨人丁次从空中伸出手,捡着鸣人和牙两人的“战果”。然而——

“喂等一下啊!那一片是我毁掉的林子啊!不要和鸣人的混在一起啊!”

“哈?那一片明明是我的战果!牙你在胡说什么!”

“盯————”

鸣人和牙怒目而视,噼啪作响的电光在两人眼中交错。

“既然如此的话就在这分出胜负!螺旋丸!”旋转的查克拉球在鸣人手里出现,卷起一阵旋风。

“谁会怕你啊!赤丸!犬冢流拟兽忍法·双头狼!”牙也不甘示弱,他和爱犬赤丸组合,一只巨大恐怖的双头狼出现在施工现场。

乌云依旧在头顶压着,云间不时有闪电闪过。让人后背发凉的冷风吹过两人所在的场地,卷起一阵烟尘。然后——

@!#¥%^&#%@%……

两人的混战开始了。卡卡西不禁无奈扶额。虽然用的地方好像不太对,但是这样多消耗掉他们一点精力也是好的吧……那么,其他人那边呢?

小樱:“没想到会用在这种地方呢……”

井野:“是啊。没想到会这么费劲……”

小樱和井野:“所以说为什么我们一定要用查克拉手术刀来削树皮啊!”

佐井:“你们在说什么啊。削树皮很轻松不是吗。”

小樱和井野:“所以说用超兽伪画做分身然后自己用刀削树皮哪里算是‘完全忍术’了啊!你怎么还没被雷劈啊!= =##”

佐助躺在云端装作没听到的样子。(好歹是代替自己的家伙,万一那家伙被其他人喜欢了不就更没有我的位置了吗?嗯,没看到没看到。)

旁白君:……佐助君,原来你在意这个的么……咳。话说,别抱怨啦,你们两个。“完全使用忍术”可是恶鬼——啊不,卡卡西老师的要求呢。

“不,再重申一下,这是魔王——啊不,纲手大人的要求。”卡卡西举起一根手指强调道。

旁白君:好好,王命不可违是吧,大家都懂的。嗯,嗯。啊,虽然医疗忍者小组这里似乎不太顺,但是那边好像有人乐在其中呢。

小樱和井野:“哈?乐在其中?”

“嗯。这个做成梁上的装饰似乎不错啊。干得不错,我的虫子们。”志乃面前是由寄坏虫们拖到空中的一块木板,木板上是一只造型威武雄壮的……虫子。

井野头上滴下一滴汗。“谁会把那种不详的东西放在梁上啊……巫蛊师么?”

“要说装饰的话,我觉得这个也不错呢。”雏田把手中的木板举了起来,“我用八卦六十四掌雕刻出的狮子。”

小樱的下巴掉了下来。“确实很精致……但是用八卦六十四掌做雕刻?!那种事情也能做到的吗??”

在塔二楼的宁次看到了这一切。

“雏田大人那边看起来进行得很顺利啊。李,天天!我们也不能落后!”

“我们当然不能落后!天天,来吧!”

“是,是。”天天无精打采地打开卷轴。“暗器连弹·改。”

“呀吼!”

“八卦六十四掌!”

无数根钉子从天天的卷轴飞出,而李和宁次则用各自的忍术把它们打入了木板。

“结果还是用八卦六十四掌钉钉子么……”天天叹气。“心好累啊……用忍术做这些事情根本没意义啊。”

旁白君:那就是意义所在呀。各位现在还没意识到罢了。

“各位~稍微停一下,下来吃饭啦~”

丁次的声音从森林边上传来。众人看去,发现是保持着被化之术样子拖着一头野猪的丁次,和用影子做绳子捆着野猪的鹿丸。

鹿丸:这样也勉强算是“完全使用忍术”了吧。真是麻烦……

“大家快来~我和鹿丸打到野猪了哟~午饭就来吃烤肉吧!”丁次把野猪放到场地正中,一边流口水一边说道。

众人从各个方向朝野猪聚了过来。

宁次:“说起来这个野猪还真大呢。”

小李:“是呢。这要怎么料理才好呢。天天,用起爆符把皮炸掉吧!”

▽_▽#天天:“那样做还能吃么!李这个笨蛋!”

“但是,还真是个问题呢。”变回原状的丁次盯着野猪为难地说,“野猪的皮那么厚,又只能用忍术,我们的忍术里带刀的就只有鸣人的螺旋手里剑,可是那招影响范围太大了啊……”

“不,我们这里不还有人会用忍刀吗。”鹿丸望向井野和小樱,“拜托你们了,井野,小樱。”

“诶?!!”井野和小樱同时露出了惊恐的表情。“不要,我们绝对不要!”

丁次:“为什么啊。你们平时不也经常解剖尸体的嘛,这有什么不一样啊。”

小樱:“那是医疗忍术!查克拉手术刀不是用在这种事情上的啊!”

井野:“就是的说!我们的忍术不是拿来处理食材的!而且把食材说成是尸体让人完全没有食欲了啊丁次!”

丁次:“但是你们刚刚不也用查克拉手术刀削树皮了吗?而且这个本来就是尸体——”

“闭嘴吧丁次!”井野飞起一脚把丁次踢翻在地,“总之我们绝对不会做的!”

麻烦了啊……鹿丸为难地抓着头发。井野和小樱不愿意做的话,难道真的只能让鸣人用螺旋手里剑?还是说我用影缝之术……不行不行,那个术做烤串还行,要切割的话实在是……

正当鹿丸烦恼时,一道闪电落在了野猪身上。和刚刚落在众人身上的闪电不同,这道闪电是刀的形状。见状,樱和鸣人心里一惊。

这个术……难道是!

不等众人做出任何反应,那把电刀三下五除二给野猪去了皮,甚至还按部位分解好了。

“这是天意啊!”小李泪流满面感激涕零地说,“感谢上天!”

鸣人和樱面面相觑。

这个术果然很像佐助的千鸟刃呢。

是很像。

但是佐助不可能出现在这吧?上次见面还在千里之外,而且……

是不可能呢……

唉。

樱和鸣人同时叹气,而云上的佐助则用厚实的云把自己裹了起来。

“那么,我们就开始烤肉吧!”丁次兴奋地欢呼,“鹿丸,用影缝之术做烤串吧!”

“好,好。影缝之术!”什么都要用忍术真是麻烦……

“喂,等一下。”志乃打断了因烤肉兴奋的众人。“我们,没有火吧?”

鹿丸和丁次瞬间石化。

鹿丸:是啊……我怎么会忘记火呢?

丁次:肉果然还是烤着好吃啊……生吃怎么能行呢?

“呀,别慌别慌。”鹿丸让自己冷静下来,“在场的各位,会用火遁的是?”

众人缓缓地一齐看向了悠闲地在树下躺着的卡卡西。

“鸣人,你去。”鹿丸命令道。

“噫!我?”

“这是命令。一开始不是同意了都听我指挥吗?”

“……好,好。我知道啦。”

“卡卡西老师,卡卡西老师。”鸣人摆出一副讨好的姿势来到了卡卡西面前。

“嗯?”

“卡卡西老师,用火遁稍微帮我们一小下下好不?就一小下下。”

“不。我忙着呢。”

鸣人:= =、什么忙着呢。不就是顶着好色仙人的小黄书躺在这装睡吗。

“哎呀卡卡西老师~就是点一个小小的火堆啦。你瞧,对于‘拷贝忍者’,大名鼎鼎的‘写轮眼的卡卡西’来说,这种事情根本不费吹灰之力啦。”

“拒绝。”

“啊啊!卡卡西老师!再这样下去你可爱的部下们就都要饿死啦!”

卡卡西终于把盖在脸上的《亲热天堂》拿了下来。

“纲手大人说的话忘记了吗?”

“诶?纲手婆婆的话?”

“我可是监督哦。”卡卡西着重强调了监督二字,“监督直接上阵,还要你们这些劳工做什么?”

“啊哈哈……是说那个啊……”鸣人尬笑着揉着他的金毛,“但是撒,卡卡西老师……”

卡卡西叹了口气。

“这次就特别允许你们用一次。”卡卡西坐起身,拿出一个小小的卷轴交给鸣人。

“这是?”

“封印着火遁的卷轴。仅此一次,好好使用哦。”

“是!谢谢!卡卡西老师!”

终于吃上了烤肉的众人。

鹿丸:“喂,我说大家。有没有觉得很奇怪?”

天天= =:“当然……突然让我们集合,又让我们建这么奇怪的塔——”

鹿丸摇头。“不是这个。这个永不消散的乌云,还有乌云下的高塔,你们有没有想到什么?”

小李一拍手掌。“啊!我想到了!是那个吧,那个!”

鸣人也跟着附和。“对了!是那个吧!我们前几天才看过的那个!”

小樱:“前几天才看过的那个?究竟是哪个啊真是的……”

“是那部电影。”鹿丸双手搭棚,将下巴放在上面一本正经地说。“前几天大家一起去看的那部电影,《双塔奇兵》还记得吗?这片乌云正是魔都上空永不消散的黑暗,而我们在建的塔正是索伦魔眼所在的高塔,天上降下的闪电就是魔王降下的惩罚。”

“我们,正是魔王手下的半兽人啊。”鹿丸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天天听了鹿丸一本正经的言论几乎抓狂。

“这都是什么和什么啊!魔都?魔王索伦?这样说来木叶村不就成恶魔的巢穴了吗!然后纲手大人是魔王索伦——啊不对,索伦是我们在建的高塔——啊啊都是什么鬼啊!妄想过头了吧!再说半兽人那么丑的东西我才不要呢!”

“但是还真有点像呢。”鸣人一本正经地思考起来,“这么说的话,卡卡西老师就是叛变的白袍巫师萨鲁曼,凯老师就是——诶?凯老师呢?”

鸣人这么一说众人才发现凯老师不见了。

“李,宁次,天天。你们看到凯老师了吗?”鹿丸问。

“……没有呢。说起来真奇怪啊,竟然才发现凯老师不见了。之前不是和我一起被丁次君救上来的吗?对吧,丁次君?”

“是的呢。”丁次肯定道,“我把李和凯老师一起救上来的。”

“凯老师的话,我看到他被两个医疗忍者抬走了呢。”

“诶?!”

说话的是佐井。此话一出,立刻引起了强烈的反应。

“你说的是真的吗?确定凯老师是被医疗忍者抬走了吗?我们可都没看见啊。”鹿丸说。

“不,我也看见了。”存在感稀薄的志乃推了推眼镜,“要证明的话,我的虫子们也都看见了。”随着他的话,无数只寄坏虫像小乌云一样升腾了起来,引得在他旁边的井野和天天一阵鸡皮疙瘩。

“有种不详的预感啊……”鹿丸额头流汗,“但是现在只能假定凯老师被医疗忍者带走了。比起这个,大家,我有一个拯救世界的计划,希望大家听一下。”

“拯救世界的计划?”(天天:还真以为是魔戒啊喂!快醒醒啊!←旁白君:然而,她的声音没人听见。要说为什么的话,这可是括号里的文字啊w)

“没错。”鹿丸露出一个狡黠的笑,“纲手大人让我们建这个塔的目的我大概了解了。我们就利用这个塔,如此如此,这般这般#@!¥%&……”

“嘿嘿嘿……原来如此。”

听完鹿丸的解说,众人一齐露出了半兽人般邪恶的微笑。

“怎么能让纲手婆婆得逞呢?忍术这么方便的东西。”鸣人一边按着手指一边说,“鹿丸,赶紧指挥我们动起来吧!”

“哦!”

“那群小鬼突然很吵啊。”躺在树下的卡卡西将《亲热天堂》抬起一些,从书页下方看了小鬼们一眼。“是发现了什么吗。嘛,无所谓,我们还有杀手锏。对吧,凯?”

“……”

没有人回答。但总之,就这样过了一周,鸣人他们迎来了纲手大人视察的日子。

“嗯哼哼~那群小鬼现在应该学乖点了吧。”五代目火影千手纲手心情良好地走在去往瞭望塔的路上,她的助手静音跟在她身边,看起来不太放心的样子。

“会怎么样呢……”静音抱着宠物猪豚豚不确定地说,“鸣人自不必说,他这一届的忍者们都很会搞事情的样子……”

“嘛,交给卡卡西没问题的。”纲手对自己的部下相当自信,“那家伙可是有资格当下一任火影的人。要不是现在村里太缺人手,我现在都想把火影让给他。不过说起来,这片让人不舒服的乌云还在啊。”

“那个,好像是惩戒系统还是什么来着……之前卡卡西先生说过。”静音解释道。

“啊,是么。我都忘记了。”

于是,来到瞭望塔所在地的纲手。

“什——什么!?这是什么状况?!”站在森林边缘的纲手大惊失色。

“恐怕稍微有点偏离预想了呢,纲手大人。”突然出现在纲手身边的卡卡西抬起了遮住写轮眼的护额。“没想到,这帮小鬼真的把那个惨绝人寰的设计图化为现实了。”

“这——这怎么可能!他们的查克拉量应该不够才对!”

“是本来应该不够才对。”鹿丸在塔顶上出现了。“但是,纲手魔王。您忘了我们当中有一个‘移动查克拉充’存在。”(天天:还真的叫上魔王了啊!从指环王的世界里出来啊喂!)

纲手和静音的下巴掉了下来。

“哈?移动查克拉充?”

“那就是本大爷——呃咳咳咳——”

“鸣人!让你不要乱动了的!”小樱一把拉住了想要出去耍帅的鸣人,转手凝聚起医疗查克拉。“稍微安静一下,我这就给你治疗。”

“原来如此,活用了鸣人庞大的查克拉量啊。”卡卡西微微皱眉,“智商200真不是说说而已。”

“正是如此。”鹿丸露出了得意的笑容。“我分析了设计图。必须要使用忍术才能完成的部分,具体的来说,第一部分需要志乃、佐井、雏田和宁次的忍术,第二部分需要牙,天天,小李,最后一部分需要我、丁次、井野和小樱。就这样分为三班,本来需要12个人的查克拉量才能完成的一部分,先由第三班将查克拉分给第一班,剩下的4人份由鸣人补充,第二部分由第二班和鸣人补充的9人份查克拉补充,而轮到建造第三部分时,第三班的查克拉已经有所恢复,可以进行下一步工程了。”

“但是建造第三部分的查克拉还是不够的。”卡卡西说,“即使有所恢复,最后一部分也还是需要12人份的查克拉才能完成。更何况,鸣人自身的查克拉不足,会导致九尾的暴走——”

“这个我自然也想到了。”鹿丸嘴角上扬,“在九尾暴走之前,我们建造了这个!”

鹿丸指向塔顶那个魔眼一样的东西。

“这是能将雷电转化为查克拉的魔法避雷针。而雷电的来源——井野!”

鹿丸向空中喊道。

“嗨~”

井野的声音从空中传来,厚重的乌云上竟然出现了眼睛的形状。

“闪电来了哟~”

“噼啪!”

巨大的闪光击中了魔眼。魔眼在发出一阵耀眼的光之后,恢复了平静。

“怎么样,鸣人。恢复了吧?”鹿丸看向之前倒地的鸣人,自信地问道。

“啊,没事了。”鸣人撑着膝盖站了起来,“鹿丸果然厉害啊,有了这个魔法避雷针,查克拉一下子就恢复了。”

(抓狂暴走的天天:什么魔眼什么魔法避雷针啊!为什么魔法用具能恢复查克拉啊!这已经完全不是火影了好么!至少世界观给我好好保护一下啊喂!←旁白君:天天如是说。当然,依旧没有任何人听到,因为这是括号里的话嘛。)

“没想到竟然能想到建造魔法避雷针的方法啊。厉害。”卡卡西感叹道。(已经疯掉的天天:怎么连卡卡西老师也跟着跑偏了啊!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啊有人来说明一下吗!)

“怎么样,魔王大人。这个塔您可还满意?”鹿丸站在塔顶挑衅道。

“嘁。既然如此,就只能把这个塔强行破坏了啊。”纲手把查克拉凝聚在右手。

“天守拳!”

纲手的拳头接触到地面的一瞬间天崩地裂,魔塔——啊不,瞭望塔也颤抖了起来。鹿丸一咬牙。

“井野!”

“来了!”

雷声轰隆,一道闪电从空中落下,眼看就要击中纲手——

“雷切!”

雷电在半空中化为无形,斩开雷电的那人手中却依旧噼啪作响。

“那是卡卡西老师的——!!”鸣人冲到鹿丸身边,“要小心呐,鹿丸!”

“也别小瞧我啊,鹿丸。”卡卡西收了手中的雷属性查克拉,悠然说道。

“多谢了,卡卡西。”

“客气了,五代目大人。这点小事。”

纲手站了起来,和卡卡西肩并肩。

“你们这帮小鬼,想和大人斗还太嫩了啊。赶紧投降!”

“不要!只要出了这个塔纲手婆婆就不让我们随便用忍术了吧?那种事情才不要!”鸣人在塔顶大声抗议。

“正如鸣人所说。”身为总指挥的鹿丸笑道,“我们是不会放弃的。大家!准备好,瞄准!”

“是!”

“虫玉就绪。”

“超兽伪画就绪。”

“八卦一百二十八掌就绪!”

“牙狼牙就绪!”

“天刃乱万就绪——话说怎么变成火炮操作了啊喂!”

“木叶大旋风就绪!”

“超倍化之术就绪!”

“心转身之术·雷电也准备好了!”

“我的怪力也!”

“超大玉螺旋丸没问题!”

“我的影缝之术也准备好了。”鹿丸在塔顶说道。(天天:所以为什么只有你不是火炮操作啊嗯?!)

“魔王和恶鬼,尝尝这个。我数到三大家一起发射。一,二,三——”

“杀手锏此时不用更待何时,对吧,纲手大人?”卡卡西问身边的纲手。

“嗯,正是如此。”纲手点头。“我允许你使用杀手锏,卡卡西!”

“我明白了。”卡卡西拉下护额,抬头看向瞭望塔顶端的“魔眼”,大喊道:

“凯!就是现在!”

“发——射——”

鹿丸的发射指令像是被人为拉长的低音,在木叶小强们射出忍术的瞬间,“魔眼”发出了及其强烈的耀眼光芒。鹿丸以及其缓慢的速度缓缓回头——

“啪。啪啪啪……”

发射出的忍术在距离卡卡西和纲手几十米的地方化作白烟消失了。而魔眼竟然变成了——

“凯老师?!”

在看清“魔眼”的真相后,鹿丸瞬间石化。

“哼哼。可别小看大人们啊,小鬼们!”

凯在塔顶摆出了他的招牌姿势:大拇指和闪亮的大白牙。此时,整座塔开始剧烈地摇晃起来。

“哎呀,不好不好。我得赶紧离开这。咻呼!”

凯从塔顶一跃而下,三两步就跃到了卡卡西和纲手身边。

“干得不错。”卡卡西说。

“这可是我永远的对手想出的计策,当然没错!”凯和卡卡西愉快击掌。

旁白君:这里说明一下。让凯用变身术变成“魔眼”是卡卡西的主意。凯被丁次救出后,被两个医疗忍者抬走的目击报告并没有错,但那两个医疗忍者是由卡卡西的影分身变的。然后,变成“魔眼”的凯被卡卡西安放在森林,然后被在森林里和丁次打猎的鹿丸发现。由于凯变身成的“魔眼”太过逼真,上周才看过《魔戒·双塔奇兵》的鹿丸马上想到了电影里的场景,于是制定了上面提到的计划。

在凯的身后,“魔塔”轰然倒塌,小鬼们被悉数压在了下面。啊,当然,大家不要担心,他们不会有事的。毕竟,这是搞笑漫画嘛。

“哼。这下你们改长记性了吧?忍术不是你们想用就随便用的!”

“……@#%&!¥……”

纲手走到塔的废墟前叉着腰,居高临下地说道。此时的她看起来像个真正的魔王,但是鹿丸他们已经无力反驳了。

“啊,对了。”卡卡西突然想起了什么,从忍具袋里掏出了手机,摁下一串数字。

“佐助。因为后来你失去了天罚系统的控制权,所以这次的出场费就作废了哟~编剧是这么说的。”

“……哼。”

电话被切断了,乌云也随之消散。此时,鸣人挣扎着抬起了头。

“卡……卡卡西……老师……您刚才,是……是不是说了……佐助?”

“嗯?怎么可能。你一定是出现幻听了,哈哈,哈哈哈。”

“是么……呃。[骷髅]”

“嘛,这样一来他们暂时就不会乱用忍术了吧。”卡卡西总结道。

于是,教育学生们不要随便乱用忍术的特别任务,随着完全使用忍术建成的“魔塔”的倒塌而落下帷幕。但是,在这不久之后——

卡卡西:“鸣人!我来引开敌人,你用大招把他们全部消灭!”

鸣人:“噫!”

卡卡西:“鸣人?”

鸣人:“不要啊!啊啊啊!不要啊!!”

卡卡西:“…………”

鸣人他们似乎因为受到了太大刺激,得了“忍术恐惧症”。

“纲手大人,我们,好像玩得太过火了啊。”

【完】

 

By 莫呆 




评论(9)

热度(19)